InsDaily-每日lns新資訊

本文授权转自:一人一城

ID:yirenyicheng01


“相比于挨饿和面对野猪的害怕,我更害怕人。”




洞穴大叔

Survival in the wild


“加山一马先生是吧,你家的地址是?”警署里,警察正在询问。


眼前上了年纪的男人,有点邋遢,眼神迷茫,“我没有家。”


“那你住在哪里?”


“洞窟。”



在警方的追问下,他终于缓缓道出了自己的过去。


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这个名叫“加山一马”的男人,从13岁就开始流浪,在深山老林里一呆就是43年。


他跻身于洞窟来遮风挡雨,饿了就去狩猎,渴了就喝山间的溪水,冷了就用动物的皮毛给自己做衣服...


听起来就像在讲故事一样!


13岁的男孩独自跑到山里,居然能好好的活了40多年?


没错,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生命力过于顽强,如今已经56岁的加山一马还能安然无恙、只是有点脏的坐在这里,真是一个奇迹。


不出意料,当他的故事被大家所知后,一时间引起轰动。


由于太过坎坷离奇,加山大叔一生的经历被改记录成了书籍,还拍了传记电影,登上个各大媒体后,他被大家称作是“最强洞窟大叔”。




是什么让一个13岁的男孩离家出走,宁肯住在深山老林里也不回家呢?


家暴。


加山出生在群马一个很贫困的家庭,家里有七个兄弟姐妹。


按理说,家里条件不好,饥一顿饱一顿也是正常,可加山却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。


家里的重活他都要干,可吃饭的时候,只有他没有菜吃。


因为他总干活身上脏,其他兄弟姐妹还都排挤他。



这些暂且不提,最让加山觉得痛苦的是,他经常挨打。


父母一言不合就对他拳打脚踢,把他倒挂在树枝上,在寒冬的时候,还会把他扔在雪地上过夜。


他被父亲打的时候,母亲若无其事的在旁边吃饭,有时候也会对他动手。


终于,再一次被绑起来虐打后,加山忍不住离家出走了。



逃离这个家,加山瞄准了30公里外的足尾铜山。


他在社会研究课上学习过,那里有很多山洞,没人能找到他。出门前,他把很多干土豆和盐,酱油,火柴,纳塔干酪,刀子和磨刀石都塞进了书包。


因为曾跟着父亲在山里劳作过,他懂得一些野外生存的常识。


于是,在夏天的一个清晨,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,顺着轨道向足尾铜山进发。



父母会来找他吗?


从以往种种来看,加山不认为父母会来找他,可让他没想到的是,离家出走第二天,他听到了狗叫。


“是小白。”


回过头,他看到自己养的秋田犬“小白”跟在后面,小白找到了他。


走得很累又孤独的男孩,几乎没有睡觉,饿了就吃包里的干粮,在这样一个时刻看到了追着他跑出来的老朋友,高兴的要哭了:

“那时我很开心,如果没有小白,我现在可能不会活着。”



带着小白,13岁的加山走到了足尾铜山,这段开车只需要一小时的路程,一人一狗走了7天。


到了人烟稀少的深山,加山找到了山腰附近的一个空的洞穴。


一路上的劳累和提心吊胆的恐惧,都被放下了,在洞穴里他抱着小白睡得昏天黑地。

加山画的洞窟示意图


他把这个小小的洞穴当成了家,一个自由且不用挨打的家,家庭成员有他和小白。


就这样,洞穴生活开始了。



小男孩独自在山里生活,害怕和孤独是难免的,尤其是夜晚降临的时候。


但还好,他有小白的陪伴。


由于过早的承担家务,加山的动手能力很强,他砍了树木来做门,给自己搭了个床,还收集了很多柴火来点火。


刚开始,他靠着采野果和蘑菇充饥,“最快的进食方式就是遍地自然生长的植物和蘑菇。”



小时候,他被父亲带去山里采蘑菇,知道自己可以吃哪些蘑菇,所以他一段时间的吃食来源都是野菜、蘑菇和昆虫...


“它(虫子)是蛋白质的宝贵来源。”


有时候他也觉得很讽刺,明明让他痛苦的是父亲,可如今让他保命的能力,却又都是观察父亲学来的。


他吃过蚂蚁、吃过老鼠、吃过蜗牛...“蜗牛烤了,再撒上酱油,尝起来像‘螺’,味道很好。”


不过,对于一个正在长身体的男孩来说,这些完全不够,他需要更多的食物,以及肉。



对肉的渴望,再加上除了“吃”,他没有什么其他的事可做。


于是,在花了大量时间的实验后,小男孩开始制作各种陷阱“捕猎”。

小时候,因为父母经常不给他饭吃,所以他那个时候就已经会用陷阱捕捉野鸡吃。


不过,这次被他盯上的是兔子、鸟以及野猪...


刚开始捉兔子,他费了好大一番力,兔子太狡猾了,他一直仔细的观察、想法子:


“兔子的洞有两个窝,先确认出口和入口,从洞口处用分成两股的木棒叉住兔子的脖子,用泥土固定住木棒,再从另一个洞里伸手进去抓住耳朵....”



从简单的捉兔子,到更加考究的捕鸟装置,再到后来,小男孩竟然敢挑战野猪了。


起初他挖了一个差不多1.5米的洞,然后把竹子削出尖锐的角,插在陷阱的底部,再在上面铺上一层掩盖物。


虽说这个大型陷阱完成了,可真要发挥作用,还需要加山自己去把野猪引过来。


示意图


不得不说,少年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他还真就带着小白把野猪引过来了,在即将跑到陷阱前,他用力一跃,跳了过去。


而野猪,则直接踏入了他的陷阱里。



“我很开心,因为它完全按照我的想法完成了。”


捕获野猪,对于加山来说无疑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,虽然想想还会后怕,可在当下,一头野猪不但可以让他和小白吃上几顿饱饭,他还能用野猪的皮给自己做衣服和鞋子穿。


拖不动野猪,加山跳下坑,把陷阱里把它处理了。


山里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在各种捕获食物的实战中,加山不但成为了一个布置陷阱的好手,他还成为了一个好猎手。


回归社会后,加山给大家演示用竹藤和紫藤做的弓箭,攻击力很强

可是,这样在野外生活,真的就如此顺利吗?


并不。


加山经常受伤,甚至可以说他每天都在受伤,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是追兔子进入灌木丛市,被断了的竹子刺穿小腿,还有被虫子咬,被熊袭击,吃蛇肉后发烧...


没有药,加山就把艾草放到伤口上,可最致命的其实是伤口发炎,他会发烧。


一次发烧,他感觉自己要不行了,这个时候耳朵一痛,是小白在轻轻的咬他。



脱离无意识状态后,加山跌跌撞撞的走到洞窟旁的河边,用水浸湿抹布放到头上,然后回到洞穴躺下。


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小白叼着他头上的抹布又跑去河边,弄湿后放到他头上。


“虽然湿抹布上都是泥,可小白真的很聪明。”


小白极通人性,不但照顾了生病的加山,还会在他病倒的时候,给他寻找食物,虽然它只能捉到老鼠...



山里的日子不好过,可加山却一次都没有想过回家。


“我经常几天都不能进食,这就是我为什么经常又饿又疯,可我永远不会回去,如果我回家,还不如死掉。”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洞穴生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化。

一年后,他带来的酱油不见了,只剩下盐,后来盐也没了,他的牙齿渐渐掉光...


但这些“痛苦”显然都不如小白的离开让他心痛。



在他和小白住到洞窟里的第三年,那时他正给自己做衣服。


平时总喜欢对着小白念叨的加山,这次连喊几声“小白”却都没得到回音。


小白死了。


加山之前其实早有预感,可他不敢面对这样一个现实,小白的离开,意味着他真正的变成一个无依无靠的人了。


小白的墓


在洞穴里躺了三天三夜,加山想着干脆自己也死掉好了,反正这样下去也没意义。


可再爬起来的时候,他还是决定要继续活下去。


为了不睹物思“犬”,他翻越了几座山,又换了一个新的洞穴,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,在往后的40年里,加山都像个流浪汉一样,游荡在深山里,直到被人发现,回归社会。



在真正的回归社会前,加山其实和人接触过。


在山里碰到一对老夫妇时,他身上穿着野猪皮,脚上也包着野猪皮(当鞋子),浑身污垢像个原始人一样。


初次见面,加山一动不敢动,友好的老夫妻却递给他一块饭团。


老夫妻住在山旁的农场里,在食物的打动下,加山跟他们回家住了一夜。


洗了热水澡,吃着热腾腾的饭,晚上睡着软乎乎的床,真的无比幸福。



看到眼前的少年,老夫妻其实很开心,他们曾经有一个儿子,后来却在战争中丧生,从那以后夫妻俩就陷入了无尽的痛苦。


这次遇到加山,他们把他当成儿子一样照顾,加山能感受到他们的温柔,可在被问“能不能留下来时”,他还是拒绝了。


“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,可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

相比于相信人类的善意,他更想回到山里去,和危险的动物打交道。


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,已经成为他的阴影和创伤了。


不过,继续回到山里住着的加山发现,随着时间的推移,道路一条条建了起来,来深山的人越来越多。


时隔43年后,被人们发现的加山再次被邀请重返人类社会,这次,他尝试着留了下来。


他有了自己的住所,也开始学着用人类的方式打交道,刚开始因为不适应,他还逃回过山里一次。



可在感受到周围人对他释放的善意后,他解开心结,开始与人互动。


如今,加山的工作是被农场主聘用管理蓝莓田。


对野外丰富的经验,让他对创建篱笆、防野猪等工作驾轻就熟。


而因为对植物的习性了解,他种的蓝莓田生长旺盛,销售额一年可以达到70万到80万日元。



就这样安顿下来后,加山渐渐习惯了现代社会的生活。


因为被“人”伤害而逃离的人,终究还是因为“人”的温暖而回归。


就像一场恶意与善意的博弈,善意只要多那么一点点,就能把一个人拉回来。


就像加山说的,哪怕再孤僻,他也会希望有一个人,直到最后也不放弃自己。



不过,当生活不开心的时候,加山还是会去山上呆一会儿或者在附近挖一个洞,钻到里面去呆着。


而提到未来,加山也有所憧憬:


“将来我想骑自行车环游日本。


但如果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快要死了,我还是希望不被注意的去山上死掉。”


[1] 传记电影:《洞窟叔叔》

[2] 13歳から43年間野宿していた「洞窟オジさん」はかつての住処でナニを食べていたのか?【極限メシ】

[3]东京新青年:受够家暴!日本男子13岁离家出走去深山当野人,战野猪搏黑熊,一晃就是43年…


今天要跟大家介绍下小IN

每天会分享INS新资讯

长按添加订阅

Share the World's Moments

InstaChina

上一篇: 艾瑞咨询:2014年Q2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为6287.6亿元
下一篇: 曹格为了女儿做直播 太太害羞不愿参加真人秀